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alvin | 3 January, 2014 | 一般 | (3 Reads)



很多時候,痛苦的記憶總是被我們擱起,遺棄在我們並不想觸碰的角落裏,任由它發黃,暗淡。可是生活並不是說沒有我們,它便不會再繼續;這痛苦的記憶也並不是說我們選擇了遺忘它便不會存在。面對著這痛苦的日日襲擾我們往往選擇麻木地去面對。我們雖不奉承這麻木的精神,卻很是依傍這種麻木的感覺。這痛苦的記憶遠非我所能承受。

咖啡和茶的滋味是苦的,飲用它們的人卻將這種苦滋味當做樂來享用。背負著痛苦記憶的我們為什麼不能將這種苦視作為快樂呢?將苦作為樂來享受,這未嘗不是不可以,可是沒有愉悅心境的基奠,這樂來樂去的結果,只是加重了苦的悲涼,這虛偽的輝煌背後是無盡的淒傷。

淚水通常是痛苦的明證。當淚水還在眼眶裏打轉的時候,模糊的或許只是那一時的世界,心將會在哭過之後的境況下變得明朗。當我承受不住的時候,痛苦的淚水往往是我們緩解壓抑的最好辦法。前一刻我們或還沉浸在這場痛苦中難以自拔,一場痛哭之後,它會讓我們明白:這沉淪的苦楚,只會是自傷,與其這樣,還不如放開些,站遠些。可是當愛你已成為了一種習慣,你又該讓我站向哪里呢?這痛苦的滋味就像一種負擔梗在我人生的旅途上,無論我是否擔得起擔不起,心總還需在生活的脈動下跳動。一個人一生中遇到值得她去愛的人,往往是一種幸福;一個人愛上了不愛他的人,往往是一種痛苦。若是這種幸福與痛苦都由一個人去品味,是該痛呢,還是該樂?

無心的掛念,有心的痛恨,都在磨折我這個脆弱的人的敏感神經。如果愛你是一種痛苦,我又為何不去選擇淡忘這一切呢?理由或許依舊是那掛念。這無心的掛念比有心的痛恨更能磨折我的心。其實已然無需粉飾什麼,我知道你如白鶴一去不返了。這樣的記憶是一種痛,一種自傷的痛。那時間的力量還未曾在我的身上釋放它的效用,我至今還無法麻木的去看待沒有了你的天地。其實愛情走到現在已需要我去為它結尾,可我卻依然欲從這樣的臆想中找到我的愛情傳奇。只是我的夢能否在時間的枝上開放新蕊?

當著所有的一切成為過去,這將是我一輩子最憶念的痛苦記憶,然而是否有那麼一天,我將這痛苦的記憶分化成碎片,而逐漸將它忘卻了呢。生命是壹場懂得 憶起の児童少年の少しは 每個人都應該做永遠的自己 歲月的守望 給夢壹點時間,我們壹定會更好 夢到我今生躺在了蕙蘭的懷中 我的老師 年的熱鬧 十壹月十七日,是妳的生日 真好,妳沒有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