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alvin | 14 February, 2014 | 一般 | (2 Reads)

  青春的季節,最值得追憶的就是花季和雨季,穿過了這條漫長的畫廊,即意味著妳即將拿起另壹支畫筆,描摹出壹幅未知的遠景圖。林誌穎的《十七歲雨季》中有句歌詞寫道:‘十七歲那年的雨季,回憶起童年的點點滴滴,卻發現,成長已慢慢接近。’我並沒有聽過這首歌曲,但是它的詞中卻有壹只無形之手,揮舞著告別了已流逝的年華,驀然回首時,每壹步的腳印上鐫刻著‘成長’。

  昨日和媽媽通電話時候她重復了壹句曾經說過多次的話,她說隨著妳們壹天天的長大,父母都在壹天天的變老。的確,歲月輪回的交替,豈是各人的意誌所能控制的,她翻出了我幾張童年時的照片發給了我,每壹張書寫著萬千的思緒,時空的回廊依舊下著迷離的煙雨,澆熄了最初的純真,依舊是那幽暗的房屋,滄桑的庭院,然而何處找尋曾經的情懷,只留下了我,琛琛,雲雲,婷婷,丹丹等充滿童趣的影像在庭院大門緊閉的壹剎那,定格成永恒的追憶。

  隨著我們舉家遷移到城市之後,我兒時的玩伴彼此間聯酪的更少了,仿佛消失在了人海中,生死兩茫茫,直到數年之後和婷婷做了鄰居,小時候的好夥伴如今住在了樓上樓下,竟讓我興奮地當晚失眠。在以後每天的上下課,我總是和她結伴同行,同聊著校員中的趣聞,將笑聲灑滿壹路。轉眼間,到了06年,我面臨中考,復習壓力日益增大;而這壹年對她來說也同時面臨著人生的重大轉折,這壹年的2月12日正好是婷的18歲生日,由於我們兩家作為鄰居,而且雙方父母關系也都及其融洽,所以就同我們請到了壹起,就當是為我們在拼搏沖刺的征途中打氣加油,而我也是從小到大第壹次慘加她的生日宴。

  那壹年婷的18歲生日宴,算來應該是她的成人儀式,我剎那間有壹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昨日揚著壹張童稚的臉同我們壹起嬉笑玩耍,而那壹刻她就要和純真的年紀說再見,重新走向她人生新的旅途。我別無選擇,也只有放手,任自己攥得再緊也抵擋不住流逝的腳步。

  傍晚時分,我們壹起來到了五星路的湘川餐廳,在狹小的包間裏,卻有壹個讓我們都終身難忘的夜晚,家家雖然離得很近,但平日裏皆是各自忙各自,好不容易在這特殊的壹天大家可以聚在壹起,邱伯伯的壹句話帶動了全長的氛圍:‘真可謂是歲月不饒人,壹轉眼孩子們都大了,而且婷婷在今天即已進入了成人階段,今年的六月份也將會和雯雯壹同沖刺壹生中最重要的考試,請大家舉杯祝福婷婷生日快樂,也祝願兩個孩子在六月壹炮打響!’‘生日快樂!’‘祝妳成功!’。。祝福聲聲化成條條暖流,頃刻間,整間包廂裏匯成了壹片紅色的海洋,不時地泛著醉人的紅光,每縷光芒閃爍著希望,淳郁的酒香滿含著期待,壹字字,壹句句都在醉心的味道中壹飲而盡。之後,他又向大家說起了我和婷小時候某件最難忘的趣事,貌似那件事情他曾提及不下幾次,我還未等他開口半邊臉就已經羞成了蘋果色,他說小時候婷很喜歡玩我(指我本人自己)的頭發,那時候我的頭發並沒有她的長,但是也會不可避免的成為她的玩具,每壹次她把我頭皮弄痛時候,我的眼淚總會在眼眶中滴溜溜地打轉,甚至還會罵出句臟話‘日妳個蛋,妳給我輕點弄!’。。每到這時,我總會羞著臉回絕他說:‘不堪回首的事情還是少提為妙,真的很尷尬的。’婷當場說‘那現在妳可以把我的頭發也弄疼,就算是扯平了,怎洋呢?’我說何必呢,這豈不是太錙銖必較了麼~在場的其他人也說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總是要有壹些在多年之後能夠拿出來談及的往事,不然人生何來的精彩呢。

  過了壹陣子,婷她媽媽李阿姨發現服務員新上的壹道菜和她當初點的菜不壹洋,或許她當時點的是婷喜歡吃的壹道菜吧,她臉上稍微有壹絲絲不悅,說了那位服務員兩句,後來她見服務員耷拉著臉不吭聲,便厲聲問她‘妳能不能給個表情,給個反應呢?’她這麼壹句話讓全場氛圍降至冰點,見大家都不說話了,想到起碼得讓氣溫有所回升,因此那個時候我也沒顧的上長幼尊卑,只為打破僵局。跟她說:‘阿姨,跟服務員又何必計較這麼多呢,何況今天婷姐過生日,本來大家就應該高高興興的,妳那洋說話的話人家心裏難受不說連我們也會覺得難做。’她聽了之後自覺理虧,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事後大家說沒事兒了,繼續吃,繼續聊吧~寂靜的海面有再次泛起了波濤,那晚竟然連我爸媽都為我的舉動感到吃驚,婷說她也想不到我會有這洋的表現,也訝異於我這第壹次的突破。

  這時,婷端起了酒杯跟我說:‘雯,這杯酒我單獨敬妳,首先我替我媽媽謝謝妳,由於妳對她的壹番話而使得場面的尷尬氣氛得到扭轉,再者是祝願咱們六月都能金榜題名!’我當時多想勸她把前句話省去,做了這麼久的鄰居還這麼客氣豈不顯生分。後來我說:‘咱們多久的鄰居了,何況妳我還是發小,小恩無須謝,大恩不嚴謝,真的不需要太可氣~時光荏苒,歲月的船只將妳載向了成人的彼岸,在此我真心的祝賀妳走向了新的人生,也祝咱們情誼永存!’我的臉也已泛滿紅暈,不知是激動還是緊張。

  可能每個人在歡樂的海洋中盡情遨遊的時候,往往會忘卻今夕是何年吧,既然忘,就幹脆忘到底,有人提議說今天既然是婷的生日,就讓她給大家唱首歌曲當是助興,婷的歌曲唱得壹流的。她拿出了她最喜愛的《My heart will go on》,讓天籟般歌聲響撤天際,泰坦尼克,講述了壹段多麼淒美動人的故事,愛的巨輪不管遇到怎洋的阻力,即使是觸礁的危險,也永遠不會沈沒。

  ‘You are here,there‘s nothing I fear...‘伴隨著她唱的歌曲的最高潮,全場所有人無不為之震撼,她的歌聲如同時光隧道壹般帶領每個人穿越到壹個世紀前,見證傑克和露西譜寫壹曲歐美版的《梁祝化蝶》。

  愛,總是人間亙古不變的主題。鶯歌燕舞有時盡,情誼綿綿無絕期。雖說距離給婷過18歲生日已有近十個年頭的光景,生活的浪中也沈浮著無數的悲喜,在夢裏,片片殘瓣灑落,祭奠著逝去的青春。

那一世、浮生若夢 藍與白的第一個情人節 我的故事叫依戀 你對我有多麼的重要 沒有事業的女人會很悲慘 夜閑遊步 我們的未來,我們的天地。 月下靜思